周恩来逝世前后的日子

时间: 2018-1-25 16:18:00    来源:历史上的今天  

自从赵炜陪同邓颖超每天去医院探望周恩来之后,给周恩来读文件的工作就由她担当起来。在西花厅工作了那么多年,赵炜已经熟悉了周恩来的语音和声调,因此,当周恩来在病重期间说话声音很弱时,邓颖超听着费劲儿时,她便又担当起给这老两口"翻译"的重任。

1974年5月30日,周恩来和毛泽东握手。这是两位伟人的最后一张合影

在医院这段日子,有几件事一直让我难以忘怀。

一件是在10月的一天,周总理让工作人员打电话,叮嘱我再去时把《国际歌》和《三大纪律八项注意》的歌片儿带去。我们虽然不知他要歌片儿干什么,但还是在办公室找起来。当时,我们手里都没有现成的歌片儿,一时还很着急。后来,我突然想到了在西花厅门口站岗的警卫战士,就去他们那里找,结果还真找到了。歌片儿送到了医院,周总理很认真地看了几遍,还轻轻哼唱起来。

过了十几天,也就是11月10日,上午10点半左右,我陪着邓大姐来到医院。这天周总理的精神好像还不错,他让邓大姐坐到病床边,两人说起话来。周总理对邓大姐说:"我昨天的情况你可以去问吴院长(吴阶平),还有熊老(上海来的医学专家)。不要责怪任何人,要感谢他们,要感谢大家。"接着,周总理一字一句地念道:"团结起来,争取更大胜利。"说这话时,他的两手紧紧地握成了拳头。"团结起来到明天,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要实现。"重病中的周总理突然张开嘴唱起了《国际歌》,虽然只有短短的两句,却也让在场的人都感动不已。唱完歌,周总理向在场的服务人员一一表示感谢,最后,他面向邓大姐深情地说了一句:"一切都拜托你了。"

周总理这天的举动很让我心里难受,我不知道他是否了解医生对他生命旅程的预测,但就从刚才的话和行动来猜测,他肯定是知道自己的生命来日无多,因此提前向大家致谢。这时候,最让人感动的是,即使到了生命的倒计时时刻,周总理也没有露出一点悲观失望的情绪,也没说过半句沮丧消极的话。

周总理好像还在有意识地安排着自己的最后时光。又过了几天,在11月15日下午,他让我拿来笔纸,写了"我是忠于毛主席、忠于党、忠于人民的,虽然我犯过这样那样的错误,但我决不会当投降派"的字条,由邓大姐代他签上了名字和日期。

周总理为什么要写这样几句话,我心中思量了好久。确实,那一阵子"四人帮"一伙挺嚣张的,他们不停地组织人"批林批孔批《水浒》"(注:1974年由江青提议的批判林彪和孔孟之道运动),还大喊大叫批投降派,矛头所指很多人都看得出来--其实,他们就是想整倒周总理。

这几句话,周总理放在心里已经很久了,在1975年9月20日做第四次手术之前,他就说了一遍,当时周总理这话是对着邓大姐说的。手术前,邓小平、叶剑英、李先念、张春桥、汪东兴等人都去了,邓大姐就把总理说的话转告给他们,同时还请汪东兴回去以后向毛主席报告。话虽然说了,但没有落实到文字上,周总理不放心,因此就又在11月15日那天专门写了一个条子。

1975年12月,周总理已经进入时而昏迷时而清醒的状态,他已经不能看报了,但每天清醒时却依然很认真地听报,而且要求大小消息都要念,一点也不要删掉。到了12月12日,周总理在一次清醒后又要听读报。我们就想,也许他心里一直在惦着什么事儿,想从报纸中找到所需求的信息。我们把情况向邓大姐讲了,邓大姐就约张树迎、高振普、张佐良和我一起进行分析。最后,我们一致认为,周总理在生命的垂危时刻还提出要听报纸,最大的可能是出于对将来的政治形势的不放心,他可能最担心的是邓小平同志能不能顺利主持工作……

我们把自己的想法都说出来后,邓大姐沉思了。过了一会儿,她做出一个决定:为了不给总理增加负担,新近的报纸就不要给他读了。

但不读也不行呀,万一周总理真要听呢?"那就念旧的吧,"邓大姐说。这样,在周总理病重时我们还做了一回"假"--把以前的报纸改了日期再读给他听。当时改报纸的任务交给了留在西花厅的钱嘉东、赵茂峰和纪东三位同志,他们从国务院印刷厂借来同《人民日报》同样字号的铅字,每天改报纸上的日期,这样一直坚持了20多天。

因为病重,周总理往日洪亮的声音已变得十分微弱,有时他说出话来就连邓大姐也听不清楚。这时,如果让他再重复那些话就太费精神了,所以周总理就说:"让赵炜当翻译再重复一遍吧。"这样,我又当起了周总理的临时"翻译"。

有一天,周总理望着邓大姐意味深长地说:"我肚子里有很多很多话没给你讲。"邓大姐看看他也深情地说:"我也有很多的话没给你讲。"这老两口那些没讲出来的话是工作机密还是感情倾诉?他们谁也没说,两人只是心有灵犀地深情对视着。最后还是邓大姐说:"只好都带走嘛!"周总理无言。

免责声明:本文发布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我们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发现政治性、事实性、技术性差错和版权方面的问题及不良信息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相关阅读